大树君啊

专注少女漫100年

《十三愿》 by浅夏_Light

浅夏_Light:

【1】


 


一愿,盼君归。




蓝忘机出了禁闭往静室缓步走去,还未走近,就看到一人站在静室门前负手而立,蓝曦臣在等他。


 


“兄长。”


 


蓝曦臣回过头来看着蓝忘机,一向温和舒展的眉目此时竟隐隐有些紧张地微皱起来,“忘机......”


 


“兄长有何事么?”


 


“......”蓝曦臣犹豫再三,终究是小心翼翼开了口,“忘机,夷陵老祖魏婴在前些日子各大世家的乱葬岗联合围剿中被自己修炼的鬼将反噬,碎尸万段,魂飞魄散,神灵俱灭。”


 


话音刚落,蓝忘机身形一晃,难得地在他那双淡漠的眼中显露出一丝茫然看着自己的兄长。他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蓝曦臣抬手一把扶住他,“忘机......逝者节哀,莫要太过伤怀。”


 


蓝忘机轻轻拂开蓝曦臣的手,摇了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面色依旧清冷如旧,他站在原地微微低头想了想,径直抬步冲进了静室,拿起自己的忘机琴和避尘剑,便大步往外走了去。


 


蓝曦臣原本想叫住他,却在抬手那一刹那,顿住了。云深不知处三千条家规,蓝忘机从小到大都是典范,不许疾行更是要规束门生的性子。而此时,蓝忘机已经快步跑了起来,甚至直接御剑而行。


 


他哪里会不记得家规,他不过是已经没有时间再来规束自己了。


 


那个人明明自信飞扬地跟自己说,心性如何,他自己控制得住。魏婴从小便是个嚣张性子,但从不做狂妄自大的事。蓝忘机这么个冷静精神的人,此时却在心里分外渴望那个人能得老天眷顾一回,哪怕是老天眷顾自己一回。


 


蓝忘机在乱葬岗搜遍了每个角落,问灵弹了一遍又一遍,一缕魏无羡的残魂都没找到。这乱葬岗被世家联合围剿,连凶尸、厉鬼都被灭得堪堪。魏无羡生前的手稿、佩剑、鬼笛也尽然被世家分收,蓝忘机想要找到一点关于魏无羡的痕迹都没有,仿佛这个人从未来过这世上一样。


 


蓝忘机依旧一袭白衣整洁,抹额端正,可一双浅淡的眸子疲惫不堪,仔细看去,写尽了哀思。


 


他略微有些神情恍惚地走着,高处的伏魔殿依旧歪塌,死寂一片。蓝忘机疲惫地闭了闭眼,试图让自己心里那些因悲伤而翻涌的血脉冷静下来,忽然,他似乎感觉到一丝气息,蓝忘机猛然睁开眼,环顾了一周,盯住了一处山洞。


 


蓝忘机回到姑苏的时候,抱着一个孩子,还有两坛天子笑。


 


这个孩子在山洞里发着烧蜷成一团,要不是蓝忘机发现了他,估计是要晕死在山洞里了。蓝忘机认出了这个孩子,是那时魏婴带着的孩子。还好,终究是有些什么留给了他。蓝忘机带着孩子去了镇上,找了医馆调养了几日,小孩子终于退烧醒了过来。


 


可醒了之后的孩子似乎不认识他,也不记得任何事,大夫说这是烧到脑子,失了记忆。


 


也好,那些血腥的回忆,忘了就忘了吧。蓝忘机却心底有些怅然,这孩子也不记得他的羡哥哥了。


 


夜已经渐渐深了,到了休息时间,蓝忘机却未遵守躺下休息,而是拎着两坛天子笑走到了云深不知处的一面围墙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魏无羡的地方。


 


蓝忘机低头看了看挂在自己腿边的小孩子,困得不成样子,却见他出来了,也硬是抱着不放跟了出来。蓝忘机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手抱起孩子,飞上了围墙。


 


蓝家人是不喜酒的,规矩严谨的蓝忘机也从未对酒产生过兴趣。可魏无羡似乎很是爱酒,一身的洒脱不羁,嗜酒为乐。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没看见我,好不好?”


 


这个人就那样随意地站在围墙上,眉清目秀的,整个人笑眼弯弯,语调清亮地冲他笑道。蓝忘机抿了一口天子笑,醇香浓郁,入口丝滑,怪不得那个人如此喜欢。眼神有些迷蒙,蓝忘机似乎又看到了那天晚上的魏无羡,居高临下地笑着跟他调侃着,皎洁如雪的月光在他身后洒下,魏无羡的眉眼带笑,漆黑的眸子熠熠生辉。


 


从那天开始,魏无羡便把生灵活现的嬉笑怒骂一分一毫鲜明地刻进了蓝忘机原本平静如水的人生里。


 


进了眼,入了心。


 


蓝忘机低头看了看窝在自己怀里已经睡着的孩子,他还记得当时魏无羡唤他阿苑。


 


“你以后就叫蓝愿,字思追。”


 


愿,思忆可追。


 


 


【2】


 


二愿,盼君归。


 


午食休席,蓝忘机才从外面回来。原本坐在静室里乖乖看书的蓝思追听见声音便跑了出来,却见蓝忘机手里抱着两只雪白的兔子正要放到草坪上去。


 


“咦?哥哥,你又拎了两只兔子回来啦!”


 


去年蓝忘机也抱了两只兔子回来,跟原本在院里的兔子作了伴,没想到今年又抱回来了两只。


 


蓝忘机也没去纠正蓝思追叫自己哥哥的称呼,他只是低声嗯了一句。


 


“哥哥,今天景仪没背出诗,又被先生罚抄书了!”蓝思追一边撇着眼睛瞄着那些软绵绵的兔子,一边眨着大眼睛看着蓝忘机念叨着这一上午的琐碎。


 


蓝忘机站在一旁静静听着,渐渐想起了曾经魏无羡也是这样,在姑苏的时候,上课不好好上,偏生他聪明,气得先生直吹胡子。


 


蓝忘机伸手一把提起贴着自己腿边的蓝思追,上前几步,把他扔进了兔子堆里,“想玩就玩。”


 


说完,便转身往屋里走去。


 


蓝思追已经想摸兔子好久了,却怕蓝忘机不同意一直没敢动作,一时高兴地在兔子堆里开始打起滚来。


 


蓝忘机听着身后咯咯清脆的笑声,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年魏婴送了一对双兔给他逗他开心。而今,他只能每年都带回一对双兔来慰自己的心。


 


 


【3】


 


三愿,盼君归。


 


从魏婴离世的第三年开始,蓝湛开始常年外出入世,平乱除魔,世人都赞含光君清风俊朗,贤心亮节。


 


彩衣镇上多是卖枇杷的摊贩。


 


“卖枇杷咧!三钱一筐,十钱五筐咧!”


 


蓝忘机停住了脚步,闻声望去,浅淡的眸子竟泛起隐隐波澜。


 


“请给我拿一筐。”


 


卖枇杷的姑娘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眼前的公子一身白衣,身材修长,丰神俊朗,不禁红了脸,装了满满一大筐的枇杷,递给了蓝忘机。


 


蓝忘机付了钱,道了谢,便拎着一筐枇杷慢慢走着。


 


他拿起一颗,轻轻咬了一口,青色的枇杷略微有些酸。蓝忘机敛了眸子,把手里咬了一口的枇杷又放回了筐中。


 


他缓步沿着河边走着,微微偏头看着水面,在射日之征后,蓝家已经慢慢缓解了此地的水行渊状况,现在已经恢复了平静。


 


蓝忘机突然想,当时魏无羡想要送他的那颗枇杷,大抵应该是甘甜的吧。


 


 


【4】


 


四愿,盼君归。


 


金家举办清谈会,蓝忘机随蓝曦臣一同前往,碰巧日子碰上了乞巧节,晚上的兰陵城很是热闹。


 


蓝曦臣被金光瑶邀着出来逛逛热闹,蓝曦臣不愿见自家弟弟独自留在房里,叫着他一起出来热闹热闹。


 


距离魏无羡死已经过去快四年了,这么长时间,除了第一年,蓝忘机干了些出格的事儿后,再也没逾矩过。他依然活得像从前那个雅正端庄的含光君,只是面色愈发平静,仿佛这世间是真的再没了能让他动容起来的人或事了。


 


蓝曦臣不禁为自家弟弟担忧,由不得想到那阵众世家子弟在姑苏求学时,热热闹闹的,连带着忘机也活泛得终于有个孩子的样子了,怪那魏婴,也多亏了那魏婴。


 


众人说含光君逢乱必出,不争不抢,不声不响替世间除魔安良,乃是世家典范,即便不是家主,份位在人心里丝毫不低。可蓝曦臣知道,蓝忘机不过是在绝境中抱着侥幸在寻找。


 


问遍每处邪灵,惟盼时刻寻婴


 


蓝曦臣叹了口气,看着身边身处最热闹繁华的人群中,惹来无数目光欣羡的弟弟,却觉得他仍旧是孤身一人般的寂寥。


 


金光瑶看了一眼蓝曦臣,平时蓝曦臣也跟他说过关于蓝忘机的事儿,他略一思索,伸手拽了蓝曦臣的袖子一把,这一停顿倒是让三人之间隔出了空隙。而蓝忘机似乎是在想什么,竟也没在意,只是独自稳步走着。


 


三个耀眼的人一起走着,街上侧目的姑娘只敢偷偷红了脸,谁也不敢上前,这一落单,倒是有大胆的姑娘凑上来,扔了一支花儿给蓝忘机。


 


蓝忘机愣愣地看着落在自己手中的花,还没回过神来,又有了几个胆子大的姑娘纷纷抛来娇鲜欲滴的花,没一会儿,蓝忘机手里倒是有了一小簇花。


 


“二哥,忘机就算冷峻了些,也还是如此招姑娘青睐呢!”金光瑶见状,笑着凑上来搭话道。


 


蓝曦臣也缓了缓神色,看着低头有些怔楞看着手里花的弟弟,总算是有些许反应了,顿时宽慰了些,点了点头,温和又带着点儿感谢地看着金光瑶说道,“姑苏含蓄,也未有这兰陵热闹,忘机怕是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多送花的姑娘呢,都怔楞了。”


 


蓝忘机的确有些怔楞,他盯着手中的花簇一阵,红的似火,粉的似桃,在繁华灯火中更是好看,可他慢慢抬起头,往一家酒楼的二楼看去。


 


美人靠依旧放在那里,他盯着不移开眼,似乎只要他这样看着,在下一秒,那个人就会着一袭黑衣,风流倜傥地歪在美人靠上,单手拎着酒坛,身边拥着在他指使下给蓝湛扔花的娇艳姑娘们,然后一张明媚笑脸冲着他又口出轻狂。


 


蓝忘机记得,那天也是金家举行百家清谈会,而魏无羡跟金子轩打了一架后就直接离席而去。后来,他便一直在镇上时不时逛着,最后终于让他找见了他,却依然是不欢而散。


 


这么一想,似乎在魏无羡生前,他们每一次会面都是不欢而散。


 


蓝湛突然心底像开了个洞一样,沉沉无底。


 


若是......若是再找见魏婴,他一定不管怎样都对他好。


 


轻狂、调笑、逗弄、撩拨,怎样都好,只要还能再见他,就好。


 


 


【5】


 


五愿,盼君归。


 


最近金家正要重修夷陵乱葬岗的镇鬼重墙,虽然前几年在魏无羡反噬身死的时候,乱葬岗的凶尸也一同消失殆尽,但今年来怨气十足的乱葬岗似乎又魂鬼乱窜作祟了起来,金家这才开始筹划重新建造镇鬼墙一事。


 


曾经温家的镇鬼墙早在魏无羡流落乱葬岗的时候,一人修鬼绝境重生给推毁了。


 


蓝忘机最近到夷陵来夜猎,不自觉竟走到了乱葬岗。


 


这地方是上百年来的横尸遍野之处,白骨埋成一座山,大地土壤里都是人血,荒草不生,生灵涂炭,阴郁怨重。


 


蓝忘机刚走近一些,便能感觉到嗜骨的阴冷之气。


 


而当年,魏无羡就是在这最中央的空中,硬生生被温晁扔了下去。


 


蓝忘机仅仅是想一下,他的心都一阵刺痛。


 


这么个跟地狱一样的地方,魏婴还是走了出来,并且震慑天下地归来。


 


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旷世奇才的天赋,潇洒恣意的性子,神采飞扬的笑脸......


 


蓝湛退后了几步,靠在一颗树上,默默平复着自己那颗剧烈跳动的心。


 


他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他怕他一刻都等不了。


 


对于魏婴这个人,蓝湛这么些年,从来都是想得发狂却又从不敢想。


 


 


【6】


 


六愿,盼君归。


 


外出夜猎两个月,蓝忘机回了姑苏,又是一年世家子弟到姑苏求学的日子,作为蓝家一份子名士,自然要归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正要去见蓝启仁,去的路上却听见似乎有孩子在打闹,觉得声音有些耳熟,他放缓了步子,侧目看去。


 


是蓝思追,和金凌。


 


貌似今天的当值是他俩,正在一人拿个大扫把扫庭院。


 


“好热啊......真是!这么热的天!扫什么院子嘛!”金凌嘟着嘴抱怨道,一边随意挥着扫把把杂草都扒拉到蓝思追那边去。


 


蓝思追默默看了一眼金凌,抿着唇忍住了,无奈地把那些乱草扫到自己的归整处。


 


“热死了!热死了!”金凌小脸都皱成了包子,把手里的扫把一甩,抱着胸站在原地,烦躁地生闷气。


 


蓝思追刚想用家规提醒金凌几句,却瞥见金凌皱起的小脸甚是可爱,眉间一点朱砂漂亮得硬是把这无理取闹弄得人一点脾气也没有。


 


蓝思追弯腰把扫把捡起来,心想,算啦算啦,金凌比他还小上两三岁,又是金江两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忍着这辛苦也是为难他了。


 


“那金公子,你去树下阴凉处站着吧,别一会儿再中了暑。”


 


金凌听他这么一说,本来想要走的脚步竟一步也迈不动了,站在原地跟自个儿较了会儿劲儿,愤愤地转过来,看着蓝思追凶巴巴地说道,“你把你抹额借我绑一下头发!扎起来能凉快一些!”


 


原本金凌也没多大,声音还带着点儿奶气,装作凶巴巴的样子逗笑了蓝思追,他一边笑着一边摆了摆手,“这可不行!我们家的抹额可是只有共度一生的伴侣可以碰的。”


 


“呀!一条破绳子而已!蓝愿!你当我多稀罕呢!”


 


............


 


蓝忘机迈步继续走,渐渐把吵闹声甩远,又恢复了寂静。


 


倏然,他轻轻弯了一下嘴角,抬手摸了摸自己的抹额。


 


在此之前,从今以后,也都只有那人碰过他的抹额。


 


 


【7】


 


七愿,盼君归。


 


屠戮玄武洞。


 


蓝湛最近听闻岐山一带似乎出了什么鬼怪之事,便赶来这边看了看。照例解决了纷乱后,他独身一人来到了这里拿出了忘机琴。


 


而这次他弹的不是问灵,而是不知名的曲调。


 


悠扬悦耳,把这荒山夜里的阴冷都驱散了开来,柔和至极。


 


这世上,除了他,便只有魏婴听过了。


 


他唱给他听的。


 


一曲作罢,蓝忘机坐在原地,微微抬头看天,夜空干净如洗,星星在空中眨着眼,似乎都被这琴声吸引。


 


可他最想要的那个人,依然没有来。


 


蓝忘机抬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一枚跟魏无羡一模一样的烙印。


 


在这里,魏无羡英雄救美,让温家的烙铁烙在自己胸口一道疤。


 


在姑苏,蓝忘机得知魏婴身死后,喝了一坛天子笑,半夜冲开存着温家罪物的蓝家仓库,找到一模一样花纹的烙铁,烧得通红,眸中毫无波动地往自己的心口按去。


 


蓝忘机记不得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天看见的只是叔父恨铁不成钢的愤怒,还有兄长深深的担忧。


 


但他觉得很好,三十道戒鞭痕,一枚烙铁印。


 


蓝湛替魏婴受过罚,也受过魏婴有过的伤。


 


良久,蓝湛叹了口气,有什么用呢,终究还是没能护住他。


 


 


【8】


 


八愿,盼君归


 


“忘机,叔父说这本秘境音需要再誊抄一本,最近我要外出去参加清谈会,若你近来没事,就麻烦你了。”


 


“应该的,兄长。”


 


蓝忘机用过午食,便去了藏书阁。


 


幽静的地方,只得听见林间鸟儿声鸣,蓝忘机悬腕仔细地一字一句地誊抄。


 


约莫两个时辰过去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蓝忘机放下笔,揉了揉眉心,往窗外远眺。


 


径直就看见了窗外那棵玉兰花树,繁盛又茂密。


 


曾经,魏无羡就坐在他对面,有一笔没一笔地抄着礼法,若他不给他禁言,他便能喋喋不休一天,没两三句就打趣自己,说些不知羞的话。而自己一旦恼羞成怒要揍他,魏婴就身手利落地直接从窗户窜出去,跳到玉兰花树上,冲着自己扬眉。


 


重建云深不知处的时候,他特意嘱咐要在藏书阁旁栽一棵玉兰花树。


 


不知道魏婴会不会惦记这个重生的老朋友。


 


要是他也能重生,该多好。


 


蓝湛敛了眸子,又拾起笔,继续抄了起来。


 


 


【9】


 


九愿,盼君归。


 


蓝湛去了云梦。


 


云梦果然民风热情,饮食无辣不欢。蓝湛找了家小酒家,坐在靠窗的位置,要了一壶酒,和一些菜。


 


菜上来了,他尽数未动,却拿起两个酒杯,各自倒满。放在自己身前一杯,又放在对面一杯。


 


都是魏无羡爱吃的菜,都是魏无羡爱喝的酒。


 


蓝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热火朝天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他突然想起,魏婴在姑苏求学的时候,总是会说到云梦,说道莲花坞。他当时眼底的自豪让蓝忘机都有些好奇这地方。


 


魏无羡不止一次再逗蓝忘机的时候,提起邀请蓝忘机去云梦玩儿。


 


蓝忘机总是一言不发地走开,有一次被蓝曦臣看见,蓝曦臣还私下笑着告诉他,若是想去玩儿,可以在学休后跟着魏无羡去。


 


当时的自己似乎是涨红了脸,憋出了一句,不去。便转头离开了。


 


现在想想,倒不如当时跟着来了,最起码这桌上总不会这样安静。


 


蓝湛伸手拿过身前那杯酒,侧到一旁,微微倾斜,向着地面斟了一杯酒。


 


 


【10】


 


十愿,盼君归。


 


魏无羡离世的第十年,蓝忘机来到那个山洞。


 


当初他在血洗不夜天后把魏无羡藏起来的山洞。


 


他坐在魏无羡曾经靠过的位置,慢慢阖起眼,记忆翻涌。


 


“魏婴,你看看我。”


 


“滚。”


 


“魏婴,停止吧,这种鬼道伤身又损心性,你控制不了。”


 


“滚。”


 


“魏婴,你跟我回姑苏,好不好?”


 


“滚。”


 


“魏婴,我把你藏起来,再也没人能伤害你,好不好?”


 


“滚。”


 


“魏婴......我......”蓝湛抿了抿唇,似乎要说出什么。


 


“滚!”


 


魏无羡目光呆呆的,不管蓝湛说些什么,他只说一个字,滚。


 


蓝忘机心痛异常,浅薄的眸色看着眼前的人确实柔情深邃,仍然紧紧握着魏无羡的手输送着刚刚恢复不多的灵力。


 


没关系,无论怎样,我定护你周全。


 


想到这儿,蓝忘机慢慢睁开眼,看着偌大的山洞,久久不曾动。


 


鬼将军被挫骨扬灰,乱葬岗怨气十足,当时的自己怎么能把魏婴独自放在那里。


 


魏婴,在被众家围剿的时候,你孤身一人,在想什么?


 


悲凉?愤恨?仇怨?


 


不,蓝忘机想,他大概是解脱的。


 


魏婴但修鬼道不修仙,他是鬼才,他天赋秉异,聪明至极。他可以当着仙门世家家主的面说出,【我若想杀什么人,谁敢阻拦?谁又能阻拦?】的诳语,但蓝忘机知道,他这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就开杀戒。


 


魏婴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他心高气傲却不是狂妄自大,他嚣张洒脱却不是目中无人。


 


只是世人太容不下他。


 


魏婴很好,蓝湛知道。


 


 


【11】


 


十一愿,盼君归。


 


蓝思追小一辈到了年龄要出来独自夜猎了,蓝忘机有时会不远跟着他们,以防小辈们有何不测。


 


这天正好是在夷陵附近,蓝思追等小辈们在含光君的帮助下斩杀一个妖兽,很是欣喜,便结团来镇上准备吃顿好的。


 


蓝忘机走在前面,蓝思追在他落后一步的距离跟着。蓝忘机看着这条熟悉的街道,偏头又看了一眼蓝思追。


 


当时就是在这条街上,蓝思追跟魏无羡走散了撞上了他,当众哭了起来,还喊了阿爹,被围观起来的含光君连手脚都不会动了。


 


后来他还买了小玩具给蓝愿,当时的蓝思追不过连他膝盖都不到那么大点儿,见蓝忘机给他买了魏无羡逗他的玩具就抱着他的腿不放。


 


现如今,竟然已经快要赶上与自己一般高了。


 


蓝忘机收回视线,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可他总觉得他不过只是等上了一会儿,魏婴不过是在云梦贪睡了半天。


 


等他醒过来,便又会笑嘻嘻地来招惹自己。


 


蓝湛的心房总是在开着,等着那黑衣少年笑眼弯弯翻窗而入。


 


他一点儿也不急。


 


 


【12】


 


第十二愿,盼君归。


 


“好好好,我就知道,终有一天咱们要这样真刀实枪地杀一场。横竖你从来都看我不顺眼,来啊!”


 


“不......”


 


倏然,蓝忘机睁开了眼,他缓了缓神,待神思清明后,从榻上坐了起来,天还未亮。


 


这还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梦到对他怒目而斥的魏婴,那是在血洗不夜天的晚上魏婴对他的怒吼。


 


这一句当时就吼得他心一颤,他当时想解释些什么,却什么都没来得及说,而从那以后,也再没有了说的机会。


 


他想对魏婴说,我从未看你不顺眼,我只是不愿你伤损自己。


 


 


【13】


 


莫家庄近来不安宁,当地人求助于姑苏蓝氏,蓝思追和蓝景仪等小辈们领命前去除怪。蓝忘机在云深不知处近来也并无大事,隐隐有些心神不宁,还是放心不下小辈们,跟蓝曦臣说了一声,便远远跟着去了。


 


他那时还不知道,命运的罗盘在一个轮回的停歇后,终于开始在第十三年,开始缓缓转动了。


 


大梵山里,蓝思追们正在夜猎,蓝忘机在山下休息,平时波澜不惊的含光君却连一杯茶都没喝完,便往大梵山里走去。


 


冥冥之中,有种宿命告诉他,那时的他就该那样做。


 


果然,熟悉的笛音响起,曲调和缓宁静,蓝忘机不禁睁大了眼睛,他平静如水的面色终是泛起了涟漪。


 


蓝湛冲着那人的背影冲了过去,一把狠狠攥住了他吹笛的腕子,死死盯着那张陌生的脸。


 


可他确信,这就是魏婴。


 


仿佛是要再次坚定蓝湛的判断一般,这人被抓着腕子也继续吹着笛子,吹得更急,却更熟悉。


 


蓝湛颜色极浅的眼眸压抑着层层暗涌,那是足以窒息的喜悦。


 


那人一袭黑衣转过头来,也反手拽住了蓝湛的手,四目相对,命盘契合。


 


十三愿,终待君归。


 


 


【14】


 


多年以后,蓝湛在微微天亮的清晨又被压在身上,窝在自己胸前的魏无羡乱动闹醒。可这人依旧不自知,双手环着他的腰睡得正香。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好梦,嘴角噙着笑,眉眼也弯弯的,蓝忘机抬手紧紧环住魏无羡的腰,又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让他睡得更舒服一些。


 


“蓝湛......”迷迷糊糊还说起了梦话,看样子是梦见他了。


 


“嗯,我在。”蓝湛轻轻应道。


 


“二哥哥......”


 


“......”蓝湛弯了嘴角笑了起来,眼眸全是柔情。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蓝湛愣了愣,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剧烈到充斥满身血液的欢欣,此时在宁静的早上还能在心脏里跳动得砰砰直响。


 


良久,他才缓缓低头,在魏无羡的额头上深深吻了一下,轻启薄唇。


 


“你一直都很好,我一直都很爱你。”


 


 


 


问灵十三载,二六又一愿。


纵世沧海桑田,唯君笑颜缱绻,宛若初见,一眼终年。


 


 


 


--------END--------


 


夏夏碎碎念


 


忘羡啊......喜欢了四个月,终于动笔写了他们俩


 


二哥哥的十三年真的太戳我


 


这十三年又是糖又是刀


 


最深情也不过如此了


 


蓝湛的爱真的也是干净如空一般


 


认定了这个人,便是白首不离


 


从来没这么喜欢过一本原耽


 


魔道是心头好


 


一琴一笛了无羡




感谢墨香大大写出这么好的文


 


愿看文的你,终遇一眼终年



妈呀 太棒了吧

モカ。:

消失半年突然诈尸!

这阵子画了下一直想画的原创漫画,艰难地搞出了第一回(……)

虽然一如既往的狗血+少女漫,但开心就好,反正改不掉(靠

第一次尝试中国背景,画完还是蛮有意思的w


「瑛」第一话/共46P

作品中出现的人名、地点和现实无关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第二话,定个目标明年内完成(指全部的故事啦!


ELF: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6510/

欢迎给我留言和感想!

我的小心脏

深海翻車魚:

✨QUEENSMAN✨

周三看了全世界最晚的kingsman2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西装就是正义!!!!

顺便私设了四个人的代号🙈

妈耶!!!!!😭😭

雘雘子:

参考呱呱的房型和游戏里的场景资料给我家迷你老许搞了套拎包入住小复式,并作了迷你老许的生态记录x完全不想让他出门嘤嘤嘤。 求你们点开大图x

细节说明:
一楼小台阶的布置和二楼墙壁参考5-16女主留宿老许剧情;二楼小床和架子上的书来自深陷卡面;一楼地毯来自第九章女主说几次遇到老许都会看到小猫咪;萤火灯是进化材料;药箱是卡面元素;台灯是研究所办公室的;螺旋纹杯子来自跑腿副本(虽然不知道到底长啥样)。人物基本都有卡面出处,衣服都不一样;P9是第九章相关,改成了雨夜背景。酱!

暴暴暴…暴击!!😭😭😭😭😭😭😭

canine:

许墨x女主

 @玛什麦洛 帮我填的词w,不愧是写手,超厉害ww

珍珠米汉堡包≈饭团

练了那么久 还是得蒙着写(ノД`)シクシク

今夜月光正好